(全本)慕云岫墨锦夜全文免费阅读-慕云岫墨锦夜小说

发布时间:2019-05-07 15:32

慕云岫墨锦夜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慕云岫墨锦夜是苏茶所创作的小说《风尊九天阁主夫人太嚣张》中的人物,慕云岫墨锦夜小说精选:艰难的从潭水中爬出,冰冷刺骨的寒意麻痹了身体上的伤痛,慕云岫倒在岸边,悠悠的叹了口气。

风尊九天阁主夫人太嚣张
推荐指数:★★★★★
>>《风尊九天阁主夫人太嚣张》在线阅读>>

《风尊九天阁主夫人太嚣张》精选章节

月昭国,莫安城,万仞悬崖前。

狂风大作,乌云密布,滚滚惊雷在耳畔炸裂,仿佛天塌地陷一般。无数道闪电划破长空,撕破眼前的混沌,映出一个血肉模糊,蜷缩在地上的瘦弱身影。

那女子的衣衫已经破败不堪,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散乱的发丝遮蔽了她原本的容貌,一双纤细的手上指甲盖全都被拔去,血迹和泥土混杂在一起,触目惊心。她缓缓的抬起头,嘴里还对某个名字念念不忘。

“连,连珏……哥哥……”

“闭嘴!连珏哥哥又岂是你这种低贱的废物可以称呼的!”旁边,一名身穿锦衣华服的娇美女人挥起长鞭狠狠的朝着地上的女子抽了过去,五官精致的脸上浮起怨毒的冷笑,“你该不会真以为,连珏哥哥会跟你这种又丑又蠢的贱人约会吧?实话告诉你,他巴不得你早点去死!”

“不!不会的!我,我不信!你,你骗我……连,连珏哥哥在哪?我,我要去找他……”女子拼命的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血淋漓的手颤巍巍的伸出。

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收到了南城连珏的亲笔书信,约她子夜在城郊赏月,为什么来的却是白映雪。

白映雪一脚踩在她的手背上,来回碾压,听着她凄惨的叫声只觉得无比的悦耳。

“贱人,你这辈子恐怕也没机会再见到连珏哥哥了。因为……除掉你这个绊脚石,就是连珏哥哥的意思!”

“不!不会的!我那么爱他,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去做,而且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连珏哥哥怎么可能对我……”女子疯狂摇头,不愿意相信。

“你觉得连珏哥哥会娶你这样一个粗鄙不堪,毫无灵修根基的废柴当世子妃吗?你听清楚,连珏哥哥爱的人是我!从始至终都是我!要不是因为你在中间碍事,我早就已经是世子妃了!”

“不!我不相信!我不信……”

这么多年,她对南城连珏心心念念,一往情深,日夜都盼望着能早一点成为他的新娘,她不相信他会对她绝情至斯。可是心口却像是被人拿着一把尖刀一遍一遍的划刮穿刺,疼痛无以复加

“贱人,还不死心?”白映雪半蹲下来,用鞭子的一端挑起女子满是血污的脸,眼里透着阴狠的光芒,一字一顿道,“反正你都要死了,也不怕告诉你。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因为要不了多久,慕家也会因你违背婚约而获罪,连珏哥哥将亲手把你的亲人一个个送到你身边……”

“不!不要!不要牵连我的家人!不……”女子闻言,目呲欲裂,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白映雪的脚踝,歇斯底里的哭喊,“求求你,别伤害我的家人,不要……”

“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白映雪毫不留情的一脚将女子踹飞,冷厉对身边的手下下令,“还愣着干什么?往死里打!”

众人领命,对着地上的女子一顿鞭打脚踢。很快,女子便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白映雪上去又猛踹了两脚,确定人已经死透,这才吩咐:“把这个贱女人扔下去!”

气息已绝的女子就这样被扔下了万仞悬崖,而悬崖周围早已盘旋着被血腥味吸引而来的尸鹫鸟。它们发出“呱嘎呱嘎”的叫声,将女子的身躯叼在半空,争相啄食着她的血肉。

就在这时,一道凌冽的闪电从悬崖边缘劈下,宛如炸裂的光火映白了半边的天际,原本已经毫无声息的女子突然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紧接着,一双幽黑的眼睛慢慢睁开,周围的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固,充斥着无尽的杀气。

“咔哒”

电光石火间,两只尸鹫鸟的脖子就被一双沾染了血污的手拧断,从高空直直坠落,它们甚至都来不及发出最后一声的悲鸣。

其他的尸鹫鸟感觉到了危险,一边惨叫着一边四散飞去,慌不迭的将到嘴的肥肉抛下。

“嘭——”的一声,水花翻涌,慕云岫重重的坠落在悬崖下的一口深水潭中,巨大的冲击让她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脑袋炸裂一般的剧痛。前世的记忆在脑海里面激烈的交织,她记的自己是21世纪一个杀手世家的继承人,医毒双绝,精通各种暗器的制作和调配,从十二岁正式出道至今无一败绩,被称之为百年难遇的奇才。

然而,就在刚才,她正在地下实验室研发新型暗器却被人从后面开了一枪。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不属于她的记忆犹如潮水一般倾泻而来,无数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像是幻灯片一样在她的眼前一一闪过。

西泽,这是一个脱离了历史而存在的大陆。

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身的天赋和努力成为灵师和武师。

灵师,顾名思义,就是利用体内的元丹,聚集天地灵气,提高自身的修为的一种修行。大致上可以分为风,火,雷,水,土,木六种不同属性。

而先天不具备元丹或者无法觉醒灵力的,则可以通过加强体术锻炼,苦修武学之道,成为一名武师。

不过,因为武师修行极为困难,不光考验人的意志力和身体素质,苦修的时间也比灵修漫长,所以在西泽大陆还是灵师居多。

她现在所拥有的这个身体的主人就是一个空有元丹而无法感知灵力的废柴,若非命好投胎在了莫安城的慕家,又跟延庆王的世子南城连珏有婚约,只怕早就沦为任人驱使的低等奴隶。

偏偏她自己愚钝蠢笨还不自知,掏心掏肺的讨好南城连珏,甚至把慕家祖传的灵药九元灵丹都偷去送给他。可南城连珏拿到了灵丹,转手就送给了白映雪,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原本她还天真的想,只要南城连珏遵守婚约,就算是以后迎娶白映雪侧室,她也能忍让,可是没想到这对渣男茶女却按捺不住了,竟然假借幽会赏月之名把她骗至城郊荒野,把她活活折磨死。

若不是慕云岫及时苏醒了过来,此刻这具躯体怕是已经成为了那些尸鹫鸟的腹中餐。

“啧啧,真是惨……”艰难的从潭水中爬出,冰冷刺骨的寒意麻痹了身体上的伤痛,慕云岫倒在岸边,悠悠的叹了口气。这样一副残破的躯体,在空寂无人的悬崖之下,再死一回也是迟早的事。且不说伤口深可见骨,就光是失血过多,也足以休克致死。

然而,她没注意到,鲜血流出之后,在湖中漫漶,渐渐组成一朵彼岸花的形状,紧接着,湖中心突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转瞬之间就将她整个人吞噬了进去……

再次睁开眼睛,慕云岫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熊熊烈火当中,但奇怪的是,这些火焰并没有灼烧她的皮肤,反而有一种微凉的触感。更令她惊诧的是,她浑身上下的伤口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就连被连根拔除的指甲都在一点一点的生长。

这是……什么地方?

慕云岫皱了皱眉,面色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不远处有什么东西正在散发着殷红的光芒。

走近一些才看清,原来是一枚鸽蛋大小的红色晶石。那枚晶石很漂亮,光泽剔透,红如滴血,与她脖子上挂着的八角棱玉坠交相辉映,光芒时强时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

鬼使神差的,慕云岫缓缓的伸出手去触碰到那块晶石,手指尖蓦地一痛,有血珠渗出。紧接着,一朵妖冶的红莲缓缓绽放开,美丽绚烂,光彩夺目。

等到红莲绽放到了极致,莲心缓缓浮现一个粉雕玉琢,穿着红色小肚兜的男孩。那小孩圆头圆脑的很是可爱,屁股后面还拖着一条火焰状的小尾巴。

他半悬在空中,小尾巴轻轻甩动,慢慢的睁开赤红色的眼瞳,目光落在了慕云岫的身上,奶声奶气的开口:“吾名红莲,食汝之血,奉汝为主,魂之所系,永为灵契,汝可愿也?”

“我……愿意。”毫无意识的,慕云岫脱口而出。

话音落下,心口一热,一道红光瞬间钻进了她的体内,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宛如泉流一般贯穿四肢经络。

不等慕云岫缓过神来,突然脚下一空,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瞬间失重,笔直的往下坠落。

下一秒,身体落入一个紧致宽厚的胸膛,耳边有人闷哼了一声。

黑暗散尽,视野清晰,慕云岫这才发现自己身下不知何时竟然压着一个清古冶艳的黑衣男子。

那男子五官精致,轮廓深刻,肤白胜雪,皎若莲华。深邃的眼眸黑得发紫,仿若漫天的星辰沉入浩瀚的海洋。满头的长发泛着绸缎般柔亮的色泽泼墨一般零散在四周,衬得美如冠玉的容颜越发的清绝出尘。他鼻峰秀挺,一对剑眉飞入鬓角,唇畔一点桃夭,如同是万千冰雪中的一撇红梅,娇艳欲滴,美得近乎妖孽。

而此时此刻,美男的脸色有些难看,一双凤眼微微眯起。

“压够了没有?”嗓音如清泉漱石般悦耳好听,但是语气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寒意。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慕云岫感知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赶紧爬起准备开溜。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好惹。

她难得犯一回花痴,好好的一个大美男,没事带这么多杀气干嘛?真是煞风景!

“站住!”

刚走两步,美男站起身来,不慌不忙的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开口叫住了她。

慕云岫身体一僵,脸上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慢慢的转过身:“小哥哥,还有什么事?”

小哥哥?这个称呼……还挺新鲜!

“你是什么人?”墨锦夜手中把玩着一支长箫,悠悠一笑,“为什么会出现在无域之境?”

“什么无域之境?我就是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的。”慕云岫确实对什么无域之境没有印象,很坦然的回答,“至于我是什么人,小哥哥,萍水相逢,我没必要告诉你吧?”

她初来乍到,并不知道这位慕家大小姐到底得罪了多少人,谨慎起见,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比较好。

“很好……”墨锦夜遗憾的叹息,眸光流转,浅薄的唇角掀起:“死人可以不回答本尊的问题!”

话音落下,眼前的身影突然从原地消失,宛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慕云岫的身后,长箫中暗藏的杀机让她后脑勺一阵阵发寒。慕云岫心中大骇,虽然身为杀手,她已经感知到了危险的存在,但是身体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好强!

沉重的压迫感压得慕云岫几乎喘不过气来,入行这么多年,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实力上的差距能令她感到绝望的对手。冷汗不自觉的从额角缓缓滑落。

“说,还是不说?”墨锦夜微微扬起下巴,幽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邪魅的容颜宛如地狱的曼珠沙华,艳烈而充满死亡的气息。

慕云岫吞了吞口水,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挂掉。不过眼下的困局实在是棘手,没有暗器也没有毒剂,硬碰硬的话她连一成胜算都没有。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眼珠子骨溜溜一转,眼圈蓦地一红,“哇”一声大哭起来:“别,别杀我!我不想死……我真的只是被人从悬崖上面推下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大侠,大哥,就饶了我一命吧。如,如果是因为我压了你一下,大不了,你也压我一下好了。”

她说着,浑身颤抖起来,一张白净的小脸上挂着泪痕,咋看之下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但长长眼睫下的一双眸子却平静异常,并没有一丝的畏惧。

很好!不见棺材不掉泪!敢在他面前耍心眼的女人,她应该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无域之境外面设有强大的结界,就算是他,硬闯进来也耗费了不少灵力,怎么可能有人能无端掉下来?

“既然你想死,那本尊就成全你!”墨锦夜说着,凝起一团灵气,正要出手。

“等等!等一下!”慕云岫没想到对方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忙急声叫起来,“谁说我想死了?我分明是想活!你一个灵师欺负我一个毫无灵力的弱女子,倚强凌弱,太卑鄙无耻了吧?”

“本尊就是欺你了,你又能如何?”

区区一个废物,死到临头废话还这么多!

不过,她说的没错,从她的身上确实察觉不到一丝灵力的存在。除非她已经达到了灵尊的境界,不然不可能把自身的灵气隐藏的这么天衣无缝。可若她真的是灵尊级别,刚才他杀气腾起的瞬间,她迟钝的反应不像是装出来的。

难道,真的如她所说,她只是意外坠入此地的?

等等!她的体内似乎还有一股非比寻常的力量,难道说……

“冥炎水晶在你手里!”墨锦夜眸光凌厉,一个翻手间,长箫已然搭在她的脖子上。

冥炎水晶?该不会是刚才那个红色晶体吧?还有那个自称是红莲的小孩说的那番话,她现在还没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看对方急切的样子,那冥炎水晶十有八九就是他想要找的东西。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见过,只怕刚捡回来的这条小命又保不住了。

于是,她故作茫然的眨了眨眼,疑惑道:“冥炎水晶是什么东西?能吃么?”

墨锦夜目光幽幽的落在慕云岫的身上,薄唇挽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笑意却透着一股彻骨的凌冽。

“敢在本尊面前耍花样,看来,你真的是活腻了!”

他说着,敛起灵气,五指合并,快如闪电一般直取慕云岫的咽喉。

糟糕!

慕云岫一惊,本能的伸手一挡,同时抓住他的手腕一个极速翻转,揉身从他的腋下窜了过去。这是她六岁开始就熟练掌握的近身脱困的搏斗技巧,所有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原本她应该趁机从后面一招制敌的,可是男子微一错愕之后,一个侧身,迅速抓住她的肩膀毫不留情的往地上一摔。

“嘶!疼疼疼!”慕云岫苦着脸连连哀嚎,没办法,这个身体的主人就是个弱鸡,肌肉的爆发力和神经反应速度跟她的本尊根本没法比。刚才这一过招,她就清楚的认识到,就算对方不用灵力,实力也远在她之上。

“打不过你,好吧,我认输了。”

墨锦夜懒得跟她废话,冷颜道:“交出冥炎水晶,留你全尸!”

慕云岫揉着胳膊,笑眼咪米:“那……如果我不交呢?”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