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纵使情深又何如全文免费阅读-纵使情深又何如小说

发布时间:2019-05-08 11:01

《纵使情深又何如》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纵使情深又何如》讲述了余红荳夜南笙的故事,纵使情深又何如小说节选:用这把刀,划花你的脸。” 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姣好的面容,她就再也不能去勾引别的男人了。到时候就算是周延宗,看到她丑陋的样子,只怕也会敬而远之。 一想到她走投无路的画面,沈伊雪心里就乐开了花。 雪亮的刀子,在歹毒的烈日下泛着渗人的寒光,余红荳却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

纵使情深又何如
推荐指数:★★★★★
>>《纵使情深又何如》在线阅读>>

《纵使情深又何如》精选章节

“好、很好!”目的达到,沈伊雪哈哈大笑起来。
她心满意足的收起录音笔,又从包里摸出一把刀“现在,还需要你做最后一件事。用这把刀,划花你的脸。”
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姣好的面容,她就再也不能去勾引别的男人了。到时候就算是周延宗,看到她丑陋的样子,只怕也会敬而远之。
一想到她走投无路的画面,沈伊雪心里就乐开了花。
雪亮的刀子,在歹毒的烈日下泛着渗人的寒光,余红荳却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她知道,拖延的时间越长,孩子的危险就越大。
她闭上眼,将锋利的刀尖扎进脸颊,顺着眉骨往下,狠狠的一划。
粉白的皮肉狰狞的往外翻开,瞬间就被涌出的鲜血染得通红。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余红荳眯缝起眼睛,可她却依然固执的张开双臂,“孩子,给我孩子。”
她做了能做的一切,她所有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见了血,沈伊雪又有些兴奋。她还想再玩一会儿,可一低头瞥见臂弯中的孩子,霎时间变了脸色。她飞快的将襁褓往余红荳手中一送,飞快的跑回车里,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宝贝,我的宝贝。都是妈妈不好,吓坏了小宝贝。”余红荳夜不得疼痛,捧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小心翼翼的将孩子娇嫩的小脸,贴在自己没有受伤的脸颊上,“你放心,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让你遇到危险……”
微风将她柔软的细语呢喃吹散,良久,余红荳才发现,仿佛从孩子接到手里,就再没听见她的哭声。
她拉起衣角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把,擦掉凝在睫毛上的鲜血和泪水。泥沙和汗水落进伤口中,带来针扎般密密匝匝的痛,可这都远远比不上她看到孩子那苍白泛青的小脸。
“宝贝,你怎么了?”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轻轻放在孩子的鼻子前,没有呼吸,一丁点都没有。
“不、不、不会的。”余红荳拼命的摇摇头,“宝贝,你不要吓妈妈,你不要丢下妈妈!”
她说着又俯身下去,将而过贴在他稚嫩的胸膛上。没有心跳,连一丁点都没有。
“啊!孩子,我的孩子!”
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山头,所有的隐忍犹如洪水爆发,顷刻间席卷余红荳所有的理智。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活活剜去,痛到不能呼吸。
她紧紧抱着孩子的尸体,哭得昏天黑地……
“红荳,你怎么样?红荳……”
看着地上躺着的一大一小两具身体,周延宗浑身脱力般跌跪在地上,“你别吓我啊,红荳!”
他一路跪行,轻轻的将她拥在怀里,“对不起!我又来晚了,对不起啊!”
他浅吻着她的额头,大颗大颗的泪水滴落在她布满灰尘和鲜血的脸上。
她的发丝凌乱着,脸上满布着伤痕。
最醒目的是那道从眉骨一直延伸到下颚的褐色的伤口,鲜血已经凝固,红黑相间的皮肉生硬的往外翻着,无声的诉说她临死前所遭受的痛苦和折磨。
“红荳,我的乖红荳。延宗哥哥一定会为你报仇。”

“先生,没有预约,你不能进去。”
“滚开!”周延宗一把推开阻拦的秘书,直冲进夜南笙的办公室,“夜南笙,你这个禽兽,你把红荳还给我,你把红荳还给我!”
他冲上去揪住他的衣襟,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狠狠一拳砸在夜南笙脸上。
毫无防备,夜南笙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但第二拳落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调整好姿势,一把握住了周延宗挥来的拳头,还顺势反击了一拳。母亲从小就要他独立,他五岁就开始练拳击和跆拳道。
只一拳,便打得周延宗噔噔往后退了两步。
“疯子,不夜着自己的公司,跑到这里来撒野。”只要一想到红荳早已经跟他暗度陈仓,夜南笙便觉得怒火中烧,“她一直跟你在一起,你不拿她来换公司,找我要哪门子的人?”
周延宗抬手蹭了蹭嘴角溢出的鲜血,猩红的眼眸中泛着蚀骨的寒意,“夜南笙,你少在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前脚对我的公司施压,逼我到这里跟你见面。后脚就找人抢走红荳和孩子。还道貌岸然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人渣、伪君子!你是不是想像逼死余伯父那样逼死我,再逼死红荳和孩子?”
那天,夜南笙的确是从周延宗电话里听见红荳和孩子不见了。可若是他真的有办法找到她们,又何至于以本伤人对周家施压?
“你说是我挟持了他们,那你就拿出证据来。”他夜南笙,敢做就敢认,“拿不出证据,就别在这里贼喊捉贼。想让我放过周氏集团,就亲自把余红荳送到我面前来。”
在他眼里,什么失踪挟持,都不过是为周氏开脱的鬼蜮伎俩。他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收回狙击周氏的命令吗?
夜南笙不屑的一声轻嗤,悠闲的整了整褶皱的衣襟,淡漠的冲着等在一旁的保安点了点头。
两个壮实的保安立刻上前,一左一右钳得周延宗钳得无法动弹。他挣扎不脱,只能恶狠狠的瞪着夜南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夜南笙,你这个人渣,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报应吗?他等着。
翌日清晨,夜南笙一面享用着早餐,一面翻看着最新的报纸。
惊!落魄千金,携幼子横死荒山。惨!惨!惨!
超大幅的标题拆分开,几乎占满整个版面。
夜南笙最不喜的就是这些标题党,可今天却不知怎的眼皮一跳,下意识的就朝着正中的配图看了过去。
黑白的照片上印着惨白的两张脸,一大一小。
小的安然入眠,大的怒目圆睁。
女人的头发凌乱着,苍白的脸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黑乎乎的皮肉恶心的外翻着,触目惊心。消瘦的脸颊上眼窝深陷,越发显得那双眼睛睁得突兀,像是凝视着天空,那么绝望、那么不甘……
这是真正的死不瞑目。
这张脸,夜南笙再熟悉不过。
可他仿佛是被一棍子敲晕,僵在桌前半晌没动。
他细细的品读过每一个文字,直到确定里面仿佛提到的那个死者名字的确是余红荳,是余正华的女儿,余红荳。
他才如发疯一般冲了出去……
他恨她,恨她是余正华的女儿。他嫌弃她,折磨她,可他却从来没想过让她死啊!
看着她孤零零的躺在荒山顶上,那么消瘦、那么苍白,他的心好像被钝刀子狠狠的割着,不见丝血,却痛不欲生!
他在监狱门口等她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可知道她消失,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找到她。
现在,他依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可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信念,就是找到她、留住她。无论用怎样的方法,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要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身边……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