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作者橙墨沫的小说-偏偏喜欢你楚誉宁悦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06:03

橙墨沫作者的偏偏喜欢你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楚誉宁悦,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楚誉回家停车,车库前停了辆熟悉的suv。他往客厅的方向看了一眼,客厅的落地窗帘没有拉,里边灯火通明。他有些无奈,熄火坐在车里,他打开放在后座的案子资料,借着车库的灯火翻阅。

偏偏喜欢你

推荐指数:8分

《偏偏喜欢你》在线阅读全文

偏偏喜欢你第十一章

宁悦回到家,姜卓不在,也没有回她的消息。

宁妈妈正在客厅切水果,闻声抬了下头,“回来了?”

“嗯。”宁悦蹭过去,忽然搂住妈妈的胳膊,“妈,我过段时间休假,我们出去玩?”

“好啊,你想去哪儿?”

“我们跟姜卓一起去,行不行?”宁悦瓮声瓮气的说。

宁妈妈愣住:“小卓去杭州了。”她下意识去看女儿的神色,“刚走不久,说是结束课题后会直接回学校。”

她直觉姜卓跟女儿之间一定又发生了什么。

宁悦沉默,搂着妈妈局促不安起来。

“怎么了?”宁妈妈放下水果和刀,一如往常的温和。

宁悦依旧不吭声,她也耐心等着,比起女儿,她更像是一个心理咨询师。

“妈,本来我想好好跟姜卓聊一聊。”半晌,宁悦苦笑,“结果,他选择了逃避。”

就跟过去每一次他发完脾气,他们闹完,她都想找他说清楚一样,他次次避而不谈,以致于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

丁琦微说她傻,可她却觉得那是她欠他的。

如果没有她,姜卓便不会成为他人口中的“孤儿”。

宁妈妈叹气,抱住女儿,“小悦,假如人生可以选择,就不会有悲欢离合。爱之深责之切,妈妈一直都相信小卓始终都是那个最护着姐姐的弟弟。”

“我知道。”宁悦垂眸,露出笑,“我只是……有点难过而已。”

控制不住的难过与失落。

但她明白,姜卓其实比她更难过。

楚誉回家停车,车库前停了辆熟悉的suv。他往客厅的方向看了一眼,客厅的落地窗帘没有拉,里边灯火通明。他有些无奈,熄火坐在车里,他打开放在后座的案子资料,借着车库的灯火翻阅。

【妈妈:我看到你了,进来。】

没想到,妈妈的消息杀了过来。

楚誉郁卒,合上文件,下车锁门。

走进客厅,是爸爸略沙哑的声音,最近他感冒,被妈妈勒令迟到早退。

“听说你们要收购华安?”楚爸爸问。

陆伊莱捧着热茶,跟他面对面坐着,“对,最近在做风险评估。”

“可行性不强,伊莱,这条路不稳。”

“所谓的稳中求胜一向不是我的做事风格,风险越大,更刺激些。”陆伊莱很淡定,说起自己的工作,双眸褶褶生辉,“楚伯伯,总要挑战一下才知道结果。”

楚爸爸点头:“有魄力。”

这是圈子里年轻一辈中,他最欣赏的姑娘之一。

“到时候还要靠楚伯伯帮忙。”陆伊莱正色道,“我爸不支持我冒险,希望您能替我挡挡他的碎碎念。”说完,她扬起笑,笑得十分腼腆。

楚爸爸哈哈大笑:“老陆有你这样的女儿该知足了。”

“不像楚誉,怎么都不肯来公司上班,非要合伙开律师事务所。”他叹息。

陆伊莱脸上笑意不减:“是您开明,如果不是我爸爸不肯放我,我也想出去闯一闯。”

不动声色的恭维,楚爸爸听得很舒坦,又指点了她几句对华安的收购策略。

楚誉站在门边,迟迟没有过来,被楚爸爸瞄到了,“楚誉,伊莱来了。”

他走过去打招呼,陆伊莱也起身,依然笑着,“回来了?我跟楚伯伯取经。”

“嗯。”楚誉淡淡的应声。

楚爸爸和楚妈妈又一次给两个人创造机会,默默的走开了。

陆伊莱并不在意他的冷淡:“对不起,我舅妈和表妹今天有点激动。”她说得是庭审结束后,她们就差指着他鼻子骂那事。

“理解。”

“死者为大,对我表舅不予置评,她们只是一时难以接受。”

楚誉笑了笑:“没关系。”

陆伊莱一时间有些词穷:“听说华安之前找过你们事务所做一个知识产权的案子?”

“嗯。”他给自己倒了杯水,“两三个月前的事情。”

“既然案子结束了,方便说一下吗?”她把茶几上的果盘往他那儿推了推。

楚誉沉吟:“可以。”

“谢谢。”陆伊莱松了口气。

两个人一个说,一个听,楚妈妈躲在楼梯口偷看,越看越满意。

这不挺好,还能一起聊工作。

楚誉说完,陆伊莱再次道谢,余光里看到楚妈妈站在楼梯口,她对着他使了个眼色,无奈一笑,“我该走了。”

“好,送你到门口。”他率先起来,转过头,光明正大往妈妈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对上他的眼睛,妈妈面不改色,完全没有被抓包的尴尬。

楚誉把陆伊莱送到门口:“路上注意安全。”

她露出笑,侧过头,他的轮廓在灯光里渐渐模糊,“嗯。”

转身走出几步,陆伊莱又一次回头,楚誉仍等在门口,“楚誉,伯母说你最近身体不大好?睡眠不足?”

“还好。”他迟疑一瞬,答。

“是因为我舅妈?”她语调缓慢。

楚誉心不在焉:“不是。”答得有些敷衍。

陆伊莱:“在老周那做心理咨询?伯母很担心你,她要我劝你不要讳疾忌医。”

楚誉掀起眼皮,盯着她若有所思,“嗯,效果不错。你跟我妈都觉得我应该多去看看病?”

这话有点别扭,陆伊莱脑子转了一圈,没想出来到底是哪里有毛病,“既然有效果,别弃疗。”她边说边朝他眨了眨眼睛。

“好,我知道了,谢谢。”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周霁匀发微信,预约接下来的咨询。

他想,越快越好。

陆伊莱见状,解锁上车,她发动车子,将两人在门口的对话回味了一遍,仍觉得说不上来的怪异。她系上安全带,反光镜里,楚誉依旧站在门口,他低着头,握着手机,十分专注。

他的眼里从来没有她啊。

她突然间有些泄气,踩油门离开。

*

宁悦在茶水间倒完水回到办公室,临近肖遥的预约时间,这回,她倒是没有提前来。

“老师,肖小姐来了。”宋佳乐端着果汁进来。

宁悦点头:“我知道了。”

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打扮时髦的女人款款而来。

“肖小姐,您好。”

“你好,宁医生。”

肖遥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好,宁悦和宋佳乐侧目。

宋佳乐送完果汁出去,临走前给宁悦投去一个崇拜的目光,她以为是她的老师功力深厚,才把这么难伺候的一个人给搞定了。

“听说我大姨介绍你跟我弟弟相亲?”肖遥直接坐在宁悦办公桌对面,开门见山的问。

宁悦措手不及:“是的。”想了想,她实话实说。

她苦笑,这次是真的要考虑终结两人的咨询关系了。

肖遥闻言,露出明朗的笑,“我大姨对你赞不绝口。”语气忽然间放缓了不少。

她听大姨说这个小姑娘人很好,虽然她对心理学有偏见,但她觉得大姨的眼光不会差到哪里去。

所以,她以看“弟媳”标准的目光审视着宁悦,从长相到穿着,再到职业和家世。

看得宁悦忍不住拧起眉:“肖小姐,上次我们说到去哪儿过年。”她主动打开话题,试图将肖遥的注意力转移到咨询上。

谁曾想,对方就是不肯接话,“宁医生,我弟弟单纯,平时忙着工作,洁身自好。”反而又一次把话题扯到许淙身上。

“以前有不少小姑娘追他,他却说没遇上自己喜欢的,宁缺毋滥。”肖遥笑了一下,“他在感情上有洁癖,不像我家那位,出门应酬来者不拒。”

宁悦无奈,端起茶杯喝水,掩饰此刻的尴尬,“在姐姐眼里,弟弟总是最好的。”

肖遥喝了口果汁,口感微酸,她下意识要发作,想起许淙,硬生生忍了下来,“不是我眼中的许淙,是他真的很好。”

宁悦:“……”不知道怎么接话。

肖遥歪着头:“他脾气比我好多了。”

宁悦忍俊不禁,轻轻“嗯”了一声。

“宁医生。”肖遥忽然起身,神情严肃,“对不起,我为我上次对你的无理道歉。可是,我希望你不要把对我的印象转移到许淙身上,不要因为我影响到他。”

竟是十分诚恳的道歉,上次有多无理取闹,这回的姿态就有多低。

宁悦一时间差点招架不住:“没关系,您不用这样。”

肖遥重新坐下来:“不必对我客气,许淙对你印象很好,第一次咨询我离开,是他劝我回来继续咨询。”

她已经记不清那时许淙对她说了什么,可她鲜少见他对一个人这么欣赏过。

也许是怕她排斥治疗,刻意的赞美,但她觉得这或许就是缘分。

“总之,上次是我的错,请你见谅。”

宁悦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姐弟俩之前是许淙不停的对她打预防针,替姐姐道歉,这会儿反过来了,是姐姐怕影响弟弟,憋着对心理学的不喜,替弟弟说好话,甚至不惜低头道歉。

“你们感情真好。”宁悦羡慕。

肖遥看着她:“嗯,整个家里,我跟他最亲。”

然后,宁悦就听肖遥说起她跟许淙从小的事情,整个咨询时间里,都是肖遥在说,她完全插不上话,更打断不了。她发现,说起许淙,这位挑剔的肖小姐神色无比温柔。

最后,计时器提示时间结束,肖遥又一次郑重的跟宁悦道歉,这才背上包离开。

她走后,宁悦盯着摆在自己面前的咨询记录,无从下笔。

于是,她合上记录本,去找周霁匀。

周霁匀在忙,看到她愁眉苦脸的进来,立马放下键盘,问:“那位肖小姐作妖了?”

宁悦叹气:“不,态度好得出乎意料。”

她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周霁匀只顾着笑。

“楚誉都没让你这么垂头丧气的吧!”他揶揄。

她瞪过去:“你那位楚律师又要插队,没完没了了是吧?”

他从抽屉里找出一块巧克力,剥好递过去,“那个倒霉蛋,咱理解理解。”

满口的榛子香味弥漫,宁悦靠在沙发上,“你对他倒是真爱!”

周霁匀耸肩:“没办法,小时候被他欺负惨了,长大了只能伺候着。”

“你记不记得,我以前问过你,为什么你后来对我那么好?”她望着他,“你一直不肯一本正经告诉我答案,现在能说说吗?”

明明最初他是讨厌她的,毕竟没有谁想被人分去一份母爱。

小姑娘侧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周霁匀忍不住揉了揉宁悦的脑袋,引得她恼怒的瞪视,他这才不急不缓的说:“起先确实讨厌你,也特别混的欺负你。那次你被我差点推到游泳池还记得吗?我以为你会哭,会跟我妈告状,结果竟然没有。”

后来,他自己都觉得对她太过分,可她仍是整日里笑眯眯的模样,见着他会打招呼,也会笑着叫他“哥哥”,从来不掉眼泪。他那会儿又惊又疑,这个笑容甜甜的小妹妹一点不像他周围的其他女孩,动不动就娇气的大哭大闹,一个不高兴就跟家长告状。

再后来,周霁匀终于知道原因了,知道那时的宁悦刚刚见着这个世界,看到花儿的颜色,瞧见天空是蓝色的,太阳是金色的,他是真的心疼了。她不哭不是因为不难过,只不过比起从前在黑暗中前行,此刻所有的景色于她而言都是幸福。

从此,他真的把她当作了妹妹。

“谁让我们老周家堂的表的就是没姑娘呢?只好把你当亲闺女了。”周霁匀半开玩笑。

宁悦却很认真:“我觉得遇上你们,我很幸运。”

程医生一直很关心她,她的第二次手术也是周家一直替她找关系走动,否则,也许她会重新踏进黑暗的世界里。

“别说傻话。”周霁匀又给她剥了块巧克力,这回直接塞她嘴里。

宁悦含着巧克力:“程阿姨介绍许淙跟我相亲。”含糊不清的交代了。

他先是怔愣,随即大笑。

“我妈知不知道许淙的表姐跟你的关系?”

宁悦摇头,涉及隐私,她不能说。

周霁匀清了清嗓音:“等你跟肖遥的咨询关系结束,你好好跟许淙接触接触。我倒是相信我妈的眼光,尤其是在你的大事上,我妈向来不含糊。”

她嚼完巧克力,沉默了会儿,“你也这么觉得?”

“改天我找个机会见见这位许先生,我亲自过过眼才能放心。”他碎碎念起来,从许淙说到她的感情问题,一刻不停。

宁悦望向窗外,窗外下着小雨,但她所有的忐忑与不安渐渐散得一干二净。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