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作者苏心糖的小说-重生你却不爱我了卫沐泽陆清瑶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10:03

苏心糖作者的重生你却不爱我了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卫沐泽陆清瑶,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唐月音见陆清瑶毫不慌张,反而一脸担忧和惋惜,心中一动:“我问你,这花是你自己摘的吗?”墨渊阁可不是谁都能进的。陆清瑶对上她严冷又似在期待什么的目光,其她人大多不是一脸鄙夷便是幸灾乐祸,连方景淑都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她犹豫一阵,咬唇道:“我……”

重生你却不爱我了

推荐指数:8分

《重生你却不爱我了》在线阅读全文

重生你却不爱我了第十七章

陆清瑶走了好一阵才走回花园,实在是因为国公府太大,她方才是随喜欢择的路,又连个问路的下人都没有,若不是碧莲还记着一些,她们还不知还得走多久。累得她只想立刻坐下来,能躺更好。

刚走进花园的拱门,就看到所有人都站在院中,围在一处,气氛似有些凝重。见她进来,所有人都转过头,直直盯着她手中的花。

陆清瑶正疑惑,就见方景淑快步走了过来,低声问她:“阿悔,这花哪里来的?”

陆清瑶一怔,心中一紧,莫不是卫沐泽送她花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不该啊,若是如此,面前的大家闺秀们看着她绝对不该是幸灾乐祸的神色,早不知如何仇视她了。

她抿唇:“院中的花开得极好,看着十分喜欢,便随手摘了一朵。舅娘,怎么了,国公府的花不能摘吗?”

九月奇在难得,奇在颜色,花朵与寻常的月季并无太大差别。尤其是粉色的这朵,园中相近的比比皆是,若不细看,绝对看不出来。更何况,又有几人见过九月,她如此说,理当无漏洞才是,话刚落音,却看到众人的目光变了。

人群散开,露出中间几人,唐月音如众心捧月一般站在中间,冷眼盯着她。木蓉莲站在她身侧,美眸担忧地看着她,眼底透着一丝不易发现的得意。

陆清瑶却看得清楚,她自小受家人爱护,并未遇到什么阴暗的事情。可前世,她后来经历了那许多的事,看多了各种嘴脸,也就懂得多了。

到底是死过一次的人,用生命换来的东西,总是最深刻的。

陆清瑶眸光微闪:“诸位夫人小姐,为何这么看着我?”

木蓉莲:“陆小姐,你说这是院中随意摘的花。可是,普通的月季比你手中的花小上一分不说,花瓣微散,而你手中的花凝而不散,鲜艳异常,恐怕不是一般的花吧。”

“那郡主以为是什么花?”

木蓉莲尚未说话,丞相夫人身旁的董兰馨便先开了口:“方才郡主在花园中看到九月,却发现少了一种颜色,红橙黄粉青蓝紫黑白,独独少了粉色。而恰好陆小姐手中便有一朵粉色的,这未免太过巧合了些。”

陆清瑶一怔:“一朵粉色都没有?”

木蓉莲点头:“是的,整株九月只剩下八朵花。”

抓着花茎的手一颤,陆清瑶泛起一阵心疼。其她人却以为她心虚,对木莲蓉的话又多信了几分。

唐月音脸上闪过复杂,看着陆清瑶脸色一冷,口中压抑着明显的怒气:“管家,去看看,九月到底还有几朵花?”管家恭敬点头,快步走了。

方景淑绝对不信陆清瑶会如此,像母鸡护着小鸡一般将她挡在身后,拉着她的手:“阿悔,别怕。”

陆清瑶摇头,安慰地朝她笑了笑:“舅娘,不会有事的,别担心。”她都死过一次了,有什么好怕的,无非让人知道她得了卫沐泽一朵花而已。卫沐泽的影响力,再怎么也比不得前世的秦曦,前世她都撑过来了,这一世换成了卫沐泽,她巴不得成真了呢。

只是,九月……

未过多久,管家匆匆赶回,脸上有些奇怪:“启禀夫人,九月确实只剩下八朵。”

木蓉莲瞥了陆清瑶一眼,问到:“少的是什么颜色?”

管家平静答道:“粉色。”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向陆清瑶,一副等着看戏的模样。方才国公夫人说了,卫世子对九月极其看重,连碰都不行,若发现被摘了一朵,不知会何等生气。这下子,大将军府和卫国公府怕是要彻底交恶了。

陆清瑶两手攥紧,只剩八朵!他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才让九月开花,就这么就给毁了?若她不摘这一朵,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个阴谋?他知道了定会伤心吧,陆清瑶咬住唇,心中担忧着。

晋王妃端着王妃的风范讽刺地朝方景淑笑道:“沈夫人,你这个侄女脸倒是长得好,就是心长得不太好。”

方景淑冷哼:“晋王妃,我家阿悔好不好,我们比谁都清楚。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还请不要说这样的话。”

木蓉莲勾唇:“沈夫人,那就请陆小姐说清楚,这花哪里来的?为什么这么巧,跟九月少了的花刚好一个颜色?”

翰林院学士府的大小姐韩雨仔细看着陆清瑶手中的花,温婉说道:“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九月虽然长得像月季,可到底有所不同。九月的花瓣比月季厚一些,捻出的花汁自带浓厚的香气。”

旁边一人立刻接话:“那取一瓣花瓣不就知道真相了。”

陆清瑶看了韩雨一眼,见她朝自己友好地笑了笑,明白对方是想帮她,只是……

“多谢这位小姐,不过,我不会让任何人碰这朵花一下。”

方景淑一怔,阿悔从未有过这么尖锐的模样,她朝陆清瑶身后的两个丫鬟看去,碧莲茱萸连忙低下头。心中一沉,明白其中恐怕真有什么事情。

丞相府大小姐董兰馨看着一脸笃定的木蓉莲,这么明显的手段,她瞬间明白了其中之意。目光流转,说道:“陆小姐,现在有办法可以证明你手中的花是不是九月,你却不同意,的确让人怀疑。莫不是……因大将军夫人的关系,你便司机报复?”

陆清瑶正犹豫,如何解决这件事情,就听唐月音冷声道:“不用证明了,这朵花就是九月。”每一朵花的模样她都记得十分清楚,这是两朵粉色之一。

此言一出,除了陆清瑶,所有人脸色变了。木蓉莲愣住,九月上粉色的花是她亲手折的,也是她亲手处理掉的,原本不过是为了栽赃给陆清瑶,趁了唐月音的意,怎么可能真的还有一朵九月?

董兰馨状似惊讶:“陆小姐,原来真的是你啊。看你一脸无辜的模样还以为误会你了呢。”

唐月音见陆清瑶毫不慌张,反而一脸担忧和惋惜,心中一动:“我问你,这花是你自己摘的吗?”墨渊阁可不是谁都能进的。

陆清瑶对上她严冷又似在期待什么的目光,其她人大多不是一脸鄙夷便是幸灾乐祸,连方景淑都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她犹豫一阵,咬唇道:“我……”

“是我摘的,”

所有人寻声看去,一个蓝衫公子正站在花园门口,见众人看着他,他不慌不忙地朝众人辑了一礼,再一次说道:“是我摘的,还请诸位夫人小姐不要为难这位小姐。”

花园另一边假山后,看到管家匆匆来去,便跟过来一看究竟的卫沐泽脸黑的不能再黑,眯着眼看了那人一眼,收回了已经跨出去的脚。

陆清瑶眨眨眼,不明白这人是谁从哪里来的。

韩雨惊讶出声:“哥,怎么是你?”

韩非朝她的方向笑了笑:“娘,雨儿。”

唐月音看了韩非一眼,又看了看陆清瑶,黑了脸:“你怎么会在这里?”

韩非走到陆清瑶身边,与她站在一起,谦和一笑:“国公夫人,今日与世子相约,他未曾赴约,我便过来看看。见九月开得好,便摘了一朵,送给了这位小姐。”

大学士夫人一惊,上下打量着陆清瑶,眼中倒是闪过一丝满意,慈爱道:“非儿,你跟陆小姐认识?”

韩非摇头:“不认识,之前从未见过。”

大学士夫人一怔:“那你为何花送给她?”

陆清瑶也睁大眼看他如何编,韩非面色不变:“娘,不过是因为当时恰好遇到这位小姐而已,花配美人,便送与她了。”

木蓉莲哪里想到竟跳出来一个人坏了她的局,心中气得咬牙:“韩公子,你出自书香世家,该是知道九月的难得,怎么能如此轻易就摘了?”

韩非淡笑:“我与世子是好友,知他一向大度,不重身外之物,定不会责怪于我。”

连朝和夏凡看着自家刚刚被夸“大度”的世子身上冒出的寒气,咽了咽口水,不约而同悄悄往后退了两步。

木蓉莲恼怒,嗤笑:“那你怎么不干脆多摘几朵?”

韩非从容答道:“九朵花是九月,摘了一朵便是八月,在下最喜欢八月,不仅有中秋,还有在下的生辰。”

木蓉莲:“你……”

陆清瑶险些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人实在太有意思,朝韩非嫣然一笑,表达了感激之意。

韩非侧过头,看着她的笑容闪过惊艳,也回她一笑。方才路过花园,恰好看到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好看的小姑娘,一时怜香惜玉忍不住站了出来,现在看到这么美的笑容,深觉幸好自己路见不平英雄救美,果然好人有好报。

此时他还不知道,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最后悔的事情,便是这年的三月,他当了一回英雄。

两人相视而笑的画面太过美好,不知恍了多少人的眼。连朝和夏凡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往后再退了两步。

唐月音眯着眼,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精光一闪,怀疑地看着韩非:“你摘了几朵?”

韩非一怔,些微不确定地答道:“当然是……”

“这是在做什么?”冰冷似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打断了韩非的话。

众人回头,见卫沐泽负手而来,两个侍卫远远跟在后面,似有些战兢。

唐月音瞪了他一眼,知道得不到答案了,轻哼一声。九月未开多久,除了国公府少数人没有人见过,除非亲眼看到,不然绝不会知道其实有十朵花。她才不信那花是韩非摘的。

夫人们仔细打量卫沐泽,见他气势不凡,眉目清正,都面露满意,虽有些冷,但这样的男子不多情,一动心便是一生,反而更适合为夫。小姐们都面露羞色,近看,卫沐泽似乎更好看了。

木蓉莲眼睛一闪,大方一笑:“世子,韩公子摘了九月送给陆小姐,送这么珍贵的花给第一次见面的人,韩公子怕是很喜欢陆小姐吧。”

听到这话,众人反应不一。韩非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陆清瑶僵住,方景淑和大学士夫人带着审视,唐月音冷了脸,卫沐泽直接似入了寒冬。

韩非未注意他的神情,斯文一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让诸位小姐见笑了。”

“是嘛。”

冷如冰锥的声音直接刺进韩非心底,让他瞬间察觉到了危险,疑惑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卫沐泽,向连朝夏凡递去疑问的目光。却见两人瞬间移开眼,心里咯噔一声,要遭!却想不出来到底哪里惹到了这位大爷,若说是因一朵花,打死他都不信。

卫沐泽瞥了他一眼,声音冷如寒冰:“你要献殷勤,院中有千百朵,唯独九月不行。谁用哪只手摘的,就留下哪只吧。”

韩非不可置信:“若我说用两手摘的呢?”

“那便两手都留下,当花肥。”

冰冷的声音不似玩笑,所有人都被他的冷血吓住,整个花园瞬间安静无声。韩非笑容僵在脸上,陆清瑶担忧地看着他,果然九月毁了,让他这么生气。

木蓉莲面色微变,手轻颤,悄悄将手掩入袖中。这一幕落入董兰馨眼中,嘲讽一笑。

木蓉莲拉了拉晋王妃,小声道:“娘,我们回去吧。”

晋王妃点头:“国公夫人,今日多谢款待,现在看来茶会也不适合继续进行,我们就先告辞了。”

其她人也纷纷告辞,唐月音早没了选媳的心思,直接让管家送客便罢了。这么多人里,除了大学士府的还能看得入眼,其她的大家闺秀哪能比她们当年半分。

木蓉莲挽住晋王妃快步往外走,似有人追赶一般,转过一处石台时,似走得太急,被绊了一下,一个不稳朝旁边倒了下去,磕在了石头上。晋王妃被她挽着,也跟着被拉了下去,压在了木蓉莲身上。晋王妃惊慌失措,手在空中挥舞时,抓住了跟在她们身后不远的丞相夫人的衣服,丞相夫人也没能幸免。

“王妃!”

“小姐!”

“夫人!”

一切发生得太快,丫鬟们的惊呼声响起,那边瞬间乱成一团。

连朝和夏凡震惊地看着自家世子负在身后的手,从始至终面色不变,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像方才朝弱女子出手的不是他一般。他们难以置信地看向陆清瑶,他们家世子一定是因为九月,因为木郡主摘了九月才予以惩戒,绝对不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脚崴了,头被磕破的木蓉莲被扶着走了,其她人也陆续离开。方景淑朝大学士夫人笑了笑:“韩夫人,有空来府里坐坐。”若两个孩子有意,那自然是要多多往来。

大学士夫人正有相同的想法,笑着点头:“听闻沈家的假山出自国手慕容大师之手,如鬼斧神工,早就想看看,明日便送上拜帖。”

方景淑跟唐月音道了别,准备带着陆清瑶离开。陆清瑶悄悄朝卫沐泽眨了眨眼,挥了挥手中的花,无声说了一句谢谢,目光带着愧疚和安慰,希望他别太难过。却见卫沐泽黑眸冰冷似刀,扎得她生疼,准备扬起的笑容僵住,嘴角慢慢垮了下来。

卫沐泽垂眸看了她一眼,像在看一个毫无相关的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还冷了几分,转身大步走了。

陆清瑶握着花的手一抖,咬着唇,他果然是生气了吗?连朝夏凡看着她伤心的模样都有些不忍,这位陆小姐恐怕是上辈子欠了自家世子的,才会被自家世子喜欢上。

待众人都走了,花园中只剩下唐月音一人,将方才的事情细想了一遍,美眸一挑:“管家,你说,今日的世子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管家双手交叉身前,恭敬道:“夫人,世子很正常。”

“我是说,今天的世子特别冷。”

“夫人,世子每天都很冷。”

唐月音白了他一眼:“管家,你前几天才说我不要嫌弃儿子,现在你是也嫌弃你家世子了吗?”

管家僵了一瞬:“夫人,奴才错了。”

唐月音哼了一声:“修书给你们家国公,叫他赶紧回来,就说,说不定儿媳妇有着落了。”

“是。”

韩非跟着卫沐泽三人走进墨渊阁,端着的书生模样瞬间垮了下来:“可憋死我了。诶,我说,世子大人,我们约好了醉云楼见,你居然为了一群莺莺燕燕放我鸽子,你对得起我们的兄弟情义吗!”

卫沐泽径直走进书房,在书桌前坐下,韩非跟着走了进去,自来熟地正准备找个地方坐,就听见卫沐泽沉冷的声音:“连朝夏凡,关门。”

他一怔,就见卫沐泽抬起眼帘,冷冷地瞅着他,他心底瞬间察觉到危险,果然,就见卫沐泽薄唇微启:“给我揍。”

韩非一惊:“什么意思?”刚问完,连朝夏凡已经攻到,他躲得狼狈,哇哇大叫,“卫沐泽,至少得告诉我做错了什么?!连朝,不准打脸,不然我不客气了。”

卫沐泽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拿起桌上的书径自看了起来。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