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离婚契约总裁不爱请放手容君烈叶初夏小说第87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3

《离婚契约:总裁不爱请放手》小说中的主角是容君烈叶初夏,是作者郁菲的一本都市小说,已完结小说《离婚契约:总裁不爱请放手》由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在线阅读地址:叶子驚喜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你怎么想出这么狠毒的法子?当真是教她生不如死。真是太爽了,到时她一个残花败柳,看容君烈还要不要她,看她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世上!”叶琳嘴角噙着一抹阴冷的笑容,“我去找张小叶子的照片,到时候你交给那人,一定要做得稳妥些,千万别惹人怀疑。”

离婚契约:总裁不爱请放手

推荐指数:8分

《离婚契约:总裁不爱请放手》在线阅读全文

离婚契约:总裁不爱请放手第87章 什么叫痛不欲生

叶琳的话让叶子驚满脸死灰,他痛苦地抱着脑袋,跌坐在沙发里,痛苦的嚎叫,“你以为我想?可是她欺人太甚了,叶氏集团都是我们家的,我拿点好处有什么不对?”

叶琳没有什么家族大义,她指责他,只是因为他的行为会间接害死容君烈,“我不管你怎么对付小叶子,但是我不准你伤害容君烈。”

叶子驚抬头看她,盯着她看了许久,直到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他才冷笑一声,“叶琳,你还真是痴情啊,既然如此,四年前为什么要走啊?嫁给容君烈,你现在就是呼风唤雨的贵夫人了。”

叶琳神色变了变,有些气恼他哪壶不开提哪壶,冷声道:“你再奚落我试试,看我不把你今天干的龌龊事告诉爷爷,看他怎么整治你。”

说完她拂袖就走,叶子驚怕了,连忙绕到她前面去挡住她的去路,好话说尽,她才没那么生气,叶琳问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他眼里冒出一抹阴狠的光芒,“既然她都不念亲情要将我送进监狱,我也不会让她活得太安逸。”

叶琳伸出纤细的手指敲着桌面,神情也是一片阴骛,“要一个人死很容易,难的是让她生不如死。”她不会让她轻易死去,她要让她尝尝什么叫众叛亲离,什么叫痛不欲生。

叶子驚闻言就知道有戏,露出一抹虚心求教的样子,问:“你有什么好主意?”

叶琳阴险的笑了笑,然后附到他耳边,将她的计划说了一遍,叶子驚越听越兴奋,向她竖起大拇指直赞:“高,实在是高。”

“自然这事需要四哥去找人做,我负责将小叶子引过去,你看如何?”

叶子驚喜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你怎么想出这么狠毒的法子?当真是教她生不如死。真是太爽了,到时她一个残花败柳,看容君烈还要不要她,看她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世上!”

叶琳嘴角噙着一抹阴冷的笑容,“我去找张小叶子的照片,到时候你交给那人,一定要做得稳妥些,千万别惹人怀疑。”

“你放心,四哥出马,哪还有搞不定的事。”两个人狼狈为奸,相视一笑,俱是得意。

窝在容君烈怀里的叶初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容君烈连忙拿起被子将她裹起来,紧张的模样让叶初夏感动,她冲他柔柔一笑,重新倚进他怀里,感受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第二日,叶初夏出院回家,容君烈将她送到别墅前,接到叶琳打来的电话,她说想见他,他说了几句,挂了电话,悄悄看向坐在一旁的叶初夏,见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心虚了,“小九,我去趟公司,一会儿就回来,你待在家里,别乱跑。”

叶初夏其实都听到了,却装作没有听见,冲他笑了笑,粉饰太平,“好,我等你回来。”

叶初夏回到别墅里,别墅里空荡荡的,她的心也空荡荡的。她让喜悦冲昏了头脑,怎么忘记了她与容君烈之间的重重障碍,怆然坐在沙发上,她想了半晌,知道有些事情再也不能拖了。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上楼,走进容君烈的书房,她打开电脑,自己的剪影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她一时觉得很悲伤,趴在桌上痛哭失声。

君烈,你能够回应我的感情,我很感激,但是,我们真的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会是三个人的痛苦。

她抬起头来,拿手背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不一会儿,一张离婚协议从打印机里缓缓吐了出来,她拿起离婚协议,整个手都在发抖,泪水疯狂地爬上她的脸。

她拿起笔,好几次都没能落下,后来她咬了咬牙,闭着眼在女方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一时泪水成河。

别了,我最爱的男人,我希望你会幸福。

将离婚协议放在容君烈房间里的床头柜上,她哭着看着房间里陌生的摆设,这是第一次,她走进他的房间,也是最后一次。

回到房间,她准备收拾东西离开,却接到叶琳的电话,她愣愣地看着手机上不停闪烁的名字,深深吸了口气,半晌才接听,“六姐,我已经决定跟君烈离婚了,我祝你们幸福。”

叶琳打来电话,其实是想约叶初夏出去。冷不防听到她的话,她一下子愣住了,小叶子的声音透着哭过之后的沙哑,一点都不像在做戏,她忘了反应,也忘了该怎么接下去。

她一直都希望小叶子能够退出,可是当她真的退出时,她却觉得这不是真的。她在骗她吧,好勾起她的恻隐之心,不,她不会中计的。

“小叶子,我想见你一面,我……”

“六姐,对不起,我今天不想出去,改天吧。”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签了离婚协议,此时不想让任何看见她哀恸的模样,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小叶子,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最喜欢去的那条隧道吗,我在那里等你,不见不散。”叶琳刚说完,电话里已经传来忙音,她恨恨地瞪着电话,看了看前面那条隧道,眼底一片决然。

叶初夏挂了叶琳的电话,又伤心的大哭了一场,她收拾了几件衣服,外面天色已暗,她知道容君烈就要回来了,她不想跟他迎面碰上,于是拎着行李下了楼,再深深地看了一眼熟悉的客厅,毅然向外走去。

刚拉开门,她就见容君烈凶神恶煞地闯进来,她愣了愣,没想到他回来的这么快,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时,容君烈已经欺近。

她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神情一派冷骛,眼底充满猩红的恨意,他看着她拎着行李,咬牙切齿的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畏罪潜逃?”

叶初夏觉得莫名其妙,神情更是无辜,“什么畏罪潜逃?我听不懂。”

“听不懂?好,我让你懂。”容君烈疾步走过去扯着她的手腕就往里走,叶初夏跌跌撞撞跟在他身后,也顾不上行李箱。他走得急,进了门就直往楼上走,也不管她跟不跟得上。

叶初夏瞧他神色冷峻,心底很害怕,被他扯着往楼上走,一不小心一脚踩空,狠狠地摔在楼梯上,手臂磨掉好大一块皮,脚也葳了。看着一下子变得陌生的容君烈,她忍不住伤心地痛哭起来。

见她哭得惨兮兮的,容君烈烦躁极了,她痛哭的模样与叶琳浑身赤.裸地缩在角落里的惊惧模样在他眼前不停交替,他脑袋都要爆炸了,他蹲在她的面前,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问:“为什么要伤害叶琳?”

叶初夏错愕地看着他,他问得很认真,仿佛她干了十恶不赦的坏事。她想起先前叶琳打电话约她出去,她没有去,难道是因为这件事?所以他替叶琳打抱不平,回来不分青红皂白的来质问她?

叶初夏想到这里,越发对他感到失望,他昨晚才说过,要他们试着相信对方,试着去爱对方。但凡他有一点爱自己,他都不会为这点小事来质问她。她绝望了,心冷了,情也冷了,就让他误会自己是恶毒的女人好了,这样他们就能断得彻底,以后谁也不念着谁。

打定主意,她不再哭了,收起眼泪,装出一副恶毒的模样,“是,她一个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我为什么不能伤害她,我还想杀了她呢。”

容君烈错愕极了,即使亲眼见到叶琳的惨状,他也不愿意相信是叶初夏指使人干的。他给她机会为自己辩驳,可是她居然承认了,她该死的居然承认了!

容君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他爱的女人不该是这样的。她应该是纯真善良的,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可是她承认了!

耳边回荡着叶琳痛不欲生的哭喊,容君烈绝望了,他看着面前死不悔改的叶初夏,疯了,他扯着她的手腕,将她往楼上拖。

看着容君烈发疯似的将她往楼上拖,叶初夏这才后知后觉感到害怕,她一只手死死抱着扶手,恐惧的泪水再次飙了出来,“容君烈,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容君烈的双眸已经被怒火烧红,他看不到叶初夏的恐惧,整个人都陷在深深的绝望中无力自拔,为什么要承认,小九,就算你说谎骗我,我也相信你,为什么连说谎都不肯?

叶初夏拼命挣扎,她不知道容君烈在发什么疯,下午出门时还好好的,短短几个钟头,他怎么就变成这样?

“放手,容君烈,求求你,放手。”

容君烈听不见,他眼里全是叶琳浑身****地缩在角落里的惊惧模样,耳朵里交织着叶琳的痛苦声与叶初夏恶毒的声音。他崩溃了,将她狠狠地摔在走廊上,翻身压上她。

将她牢牢地禁锢在身下,两手揪着她的衣领一撕,裂帛声四起,他红着眼看她,愤怒道:“你那么喜欢叫人去强暴别人,好,我现在就让你尝尝被人强暴的滋味。”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