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与你一场邂逅李希林晓冉小说在哪看-《与你一场邂逅》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23:03

近日之神书《与你一场邂逅》由小编推荐给大家,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李希林晓冉,该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他打开花洒,冰凉的水冲着我的身体,我额头还有伤口,被他这么一弄,干涸的血迹立马顺着面颊滑了下来。看上去很吓人。"洗干净!""希少,干嘛?你这样一副自己东西不能让人碰的怒意,表示在乎我?"因为我是他的女人吗?

与你一场邂逅

推荐指数:8分

《与你一场邂逅》在线阅读全文

与你一场邂逅第10章 不配拥有感情

我去银行提现,银行告诉我要提前预约,我不想求李希,我需要这笔钱,就算去高利贷哪里转换,得不到了多少,这笔钱,我是要给罗明父母的。

罗家就罗明一个孩子,两老是捧在手心里么的,罗明又那么聪明,明明有着大好的前途都是因为我。

我知道拿这笔钱给罗家,罗家不会要,但我希望他们能收下我这份心意。

我错过了罗明下葬的日子,我躲在远处看着罗明父母在地上哭。

他们大好前程的儿子就这么死了,换谁,谁能接受得了。

村里面帮忙下葬的人都离开,罗明父母真的舍不得孩子就这么没了,在墓前哭的肝肠寸断。

等着所有人都离去了,我才从草丛中走了出来。

罗母看着我,就向前给我几巴掌,她打我,我都忍着。

我跪在他们的面前,跪在罗明的墓前。

看着墓前罗明生前阳光灿烂的笑容照片。

紧紧地忍着泪水。

"林晓冉,你来干什么?你还害得罗明不够惨吗?"

"他大好的前途,你要卖自己,你为什么拉着他下水!"

罗父就拉着罗母,让他不要打我。

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我只能说:"叔叔,你让阿姨打吧,她打我心里好受一点!"

啊!!

罗母也是压抑了很久,失去了儿子,世界跟我一样是昏暗的。

罗母抓着地下的石头砸我扔来,我额头直接被砸出了血,罗母也瞬间地消停了下来。

我跪在地上,罗父说了一句:"小冉,你走吧,叔叔知道,你也是一个苦命地孩子,这都是命!"

是,这都是命,可如果这都不是命,罗明也不会是这样。

"叔叔,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我这里有一笔钱,我希望……"

"谁要你的臭钱,你这是不干净地钱,我们拿来干什么?"

"阿姨,你听我说,这钱没有不干净,这钱很干净,是我欠罗明地,你就让我为罗明做点事情吧!"

我把自己卖掉,这钱的确不干净,可让罗明死的是李希造成的,这笔钱,他们必须收下。

不管有什么想法,让我为他做点事情!

"你走,我们不要,我们不要,走,快走!"

罗母是彻底地疯了,我知道我在她的面前惹人厌烦,但我只想尽我一点心意。

我真的觉得无力,直到了今天,我能回罗明这份感情地,也只能用钱。

我扔下了箱子,转身就走,不能让罗母看到我太伤心。

而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我绝对不能让村里面的人知道的太多。

我重新回到了几年前离开的家。

我继父听到了响声看到了我额头冒着血,顿时惊了。

"小冉,钱了?你别告诉我,你找那个包养你的男人拿钱,他没给你还找人打你?"

继父关心的可不是我的伤,而是我没有带来的钱。

看着他贪婪的嘴脸跟一脸想打我的怒气,我冷冷地一笑。

"是呀,他不给我,我没钱给你!"

"你个死丫头,我白养你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大学你都敢瞒着我上,都快毕业我还不知道,上大学那可是很多钱,你居然一分钱没有?"

说着,继父就拿起一旁的木棍,他很喜欢打我,只要我不听话,他就喜欢用这个木棍打我!

我一把握住了木棍,继父愣住了;"臭丫头,翅膀张硬了,敢还手了,是不是被人包养了会心机了?"

"我今天不打死你,你要是不给我钱,我就打死你!"

我只是反抗了一下,一木棍狠狠地砸在我的背上,我疼的直不起腰肢来。

但我就是不害怕:"你要打死就打死我吧,要钱,没有!"

"你个臭丫头,我真的打死你,你以为我就没办法治你了!"

"你个臭丫头在城里面这几年养的白白胖胖的,上次你说了,给我钱我没有碰你,你今天不给我钱,那你就跟你妈一样,拿身体让我舒服!"

"你个臭丫头,你翅膀长硬了,你给我等着,你这被有钱人玩的身体,一定很舒服,让我试试,等试玩之后我在你主人打电话,我看他还要不要你!"

我眼里冷冷地笑着,看着继父这一脸的迫不及待,眼里都是算计。

我是不会给强暴我的男人的钱的,就算他养了我十六年,我也不会在给他一分钱。

我要让他坐牢,我要让他再也打不了我,羞辱我!

继父要强暴我,从我身体开始有女性特征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害怕着,每天都把小木门给锁着,时刻盯着他。

现在他要让我拿二十万给他,我一分钱也不会给,我把所有在高利贷那里换的钱全部给罗明的父母了。

为了罗明父母晚年能安详,我绝对不能让继父有机会知道罗明父母那里有一笔钱。

继父一定会闹,我想代替罗明保护罗明的父母,继父必须坐牢!

继父将我的衣服给撕碎了,我只是做着稍微的反抗,因为我知道,要想让人坐牢,就得有实质的证据!

我要告继父强奸!

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让继父坐牢,我这副身体被另外一个人碰,又有什么!

只要让继父坐牢,让罗明父母安详渡过晚年,我没有什么不可以失去的!

我是打算牺牲自己,让继父坐牢,可却没想到,就在继父扑上我的那一刻。

李希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

"林晓冉,你还真是够贱地!"

看着男人目光的冰冷,我都难以想象此时此刻的我,在他眼中会是什么样子。

正如他所言,我真是够贱地!

是呀,我真的够贱,如果贱可以达到我想要的目的,贱又何妨!

我没想到李希带着人冲了进来,更没想到他出手还真的狠,直接让继父当不成男人!

看着继父抱着自己的下体,我狠狠地一笑!

李希这是干什么?

他目光依旧冰冷,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脱下了西装扔在我的身上,不嫌弃我现在身体有多么脏,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

就跟他来到村里面一样,抱着我离开。

等回到李希的别墅时候,李希将我扔进了浴室。

我知道他嫌弃我脏,可我好奇的是,他这一副自己宠物被人玩弄怒气怎么回事!

他打开花洒,冰凉的水冲着我的身体,我额头还有伤口,被他这么一弄,干涸的血迹立马顺着面颊滑了下来。

看上去很吓人。

"洗干净!"

"希少,干嘛?你这样一副自己东西不能让人碰的怒意,表示在乎我?"

因为我是他的女人吗?

所以不一样了!

"林晓冉,我说过会让你求死不能,你还真是够恶心,想用自己去让自己继续入狱,还真是够贱!"

"我是够贱,希少不早就知道我贱吗?我这贱身体有什么好的,反正都脏,就算洗了能干净吗?"

"林晓冉!"

他踏步向前掐着我的下颚,疼痛使得我抬头有点困难。

冰凉的水可不止淋在我的身上,还淋在他的身上。

他的斜刘海被打湿,贴着面颊,目光狰狞散发着让我难以抵抗的戾气死死地盯着我。

"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就算是不爱的宠物,宠物要发情,也得经过主人的同意!"

我哈哈哈地笑着,我觉得李希表情真的有点意思。

他向来都是这般不屑着我,我卖给了他,就得听话,哪怕跟别的人有什么,也得等他扔掉!

"希少,你不是说我没有资格让你起来吗?对于这样地宠物,原来希少还是觉得有必要存在的价值?"

可真是稀奇,从跟李希交易的那一天,我可从来不知道,对于他不屑的东西,他会有那么一天去在意!

我忽然惊地再想;"希少,你该不会跟我一夜之后,就对我有了感情吧?"

几次交锋下来,我发现李希似乎对于还是处女的女人有一种抵触。

如果我当初回答他我是处女的话,那就不会有我被羞辱的一面,罗明不会死,我的学籍不会被开除。

虽然是我强上让他跟我一起下地狱,但我没跟任何人有关系,李希是不是觉得他必须负起这个责任?

"林晓冉,你也配拥有感情?"

"对,我不配,好像希少,你也不配!"

他掐着我的脖子,戾气是我从未见过的。

我将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字一句跟他对抗着:"所以,希少,最好不要有感情,否则连你自己都会被你给厌恶!"

看到李希第一次面对我的反抗,无法回驳,我心里就特别的畅快。

你李希也有这一天!

最不屑女人,却要因为破了我的身子,眼里有着不一样地情绪!

"林晓冉,听着,不会有感情,只是不想自己玩物的身体被人给脏了!"

"我碰过的身体,就是我的,没的我的许可,你大可以让别的男人试试下场!"

说着,他将我的身体转了过去,将我按在冰冷的浴室墙上,没任何感情也没任何前戏,撕掉我的衣服进入我的身体。

我觉得他是在发泄,是在拿我的身体发泄。

不知道是不是我说中了,也许真的是我说中了。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