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与君又逢花落时傅宇谦连可卿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04:03

傅宇谦连可卿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与君又逢花落时小说吧,这是作者偌水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现情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傅宇谦每晚总是在十二点后到医院,今日他来得较往日晚了些,护工瞧见慌忙从沙发中站起,低低叫了一声,“傅先生。”他摆摆手示意她出去,待护工将门掩上,傅宇谦在这时走到连可卿的床前,拉着她的手,看着她睡觉,直到天微微亮起他才离去。

与君又逢花落时

推荐指数:8分

《与君又逢花落时》在线阅读全文

与君又逢花落时第18章 性情大变

回去的时候傅宇谦的心情特别沉重,想着昔日与连可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的心便感到特别的疼。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不再受任何人的阻拦,一心想着只要连可卿将程觉远的事放下,他们便能好好的在一起。谁曾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事!

回到病房,站在床前,低头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她的脸色较之前变得红润了一些,监护机的声音也恢复到正常的频率。此时的连可卿算是暂时没事了,只是不知道醒来后的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凌晨的时分,连可卿终于睁开了眼,抬头看了一眼身旁趴着的男人,当他抬起头时,她吓得迅速松开了他的手,整个人蜷缩在一起。

傅宇谦看着,心微微疼痛了一下,伸手探上连可卿的头,揉着她的发,轻声道:“可卿,你好些了吗?”

她的身体在此时微微颤抖,看着傅宇谦的时候眸子里充满了恐慌,“你,你走开,不要靠近我!”

傅宇谦完全愣住,将搭在连可卿额角的手撤了回来,双眸紧盯着她:“好好好,我走,我不会靠近你,我就站在这里离你远远的。”

连可卿看了他许久伸手去拿床头柜上放着的水杯,她感到有些渴,可是连着够了好几次,都没有够到。傅宇谦见着迅速给她递过。

她抬头看着他,颤着手指接过,仰头大口大口的喝着。

傅宇谦在此时蹙眉,“你慢点,小心别呛着。”

除了这些,傅宇谦已经不知道他应该对连可卿说点什么好了。

过了许久,连可卿突然道:“我要回家。”说话的时候,她已经从病床上下来,傅宇谦急忙道:“可卿,不用那么着急,我们先等做了复检后再说。”

直到这时连可卿才抬头看着他,冷冷问:“我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来了医院?”

她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了,看着傅宇谦的那双眸子只觉得异常讨厌,指着他道:“是不是你,是你把我弄到医院里来的?”

说话的时候,连可卿突然又觉得头疼,双手紧紧捂着,自言自语道:“好疼。”

“可卿,别想了!”傅宇谦看着连可卿,心里不由感到担心,他没想到她的病竟然已经这样严重了,“你之前在浴室洗澡突然晕倒了,我这才把你送到了医院。”

“哦,只是这样吗?那医生有跟你说过我生了什么病?”正说话的时候,护士在此时大声喊道:“连可卿,现在到神精科去做复查!”

“什么?”连可卿看着傅宇谦,难以相信的问:“我为什么要到那个科室去?那只有精神病才去的,我不去!”

说话的时候连可卿特别激动,傅宇谦在这时急忙将她抱住,搂着她道:“可卿没事,只是过去做个常规检查,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在傅宇谦的那一阵劝说下,连可卿去神精科做了检查。

结果很快出来了,专家告诉傅宇谦确切的答案,“傅太太的病情跟我想的一样,轻度忧郁,记忆错乱也不严重,只要稍加控制,经过长时间的疏导便可痊愈!”

专家的话让傅宇谦松了一口气,他在此时又问:“那我应该怎么做?”

“顺着她的心意,无论她提出怎样的条件都答应她。只有让她感受到温暖,她才有可能放下心结。”专家的话傅宇谦谨记于心,看见连可卿时,傅宇谦也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态度。

事事征求连可卿的意见,开始的时候连可卿以为是傅宇谦心里有愧,所以他才要这般对她,待时间一长,偶尔的机会,连可卿在医院闲逛的时候,才得知自己的病情。

‘忧郁症’三个字像一个尖刀搁在连可卿的胸口,无论傅宇谦说什么做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终于两人因为一件小事爆发了矛盾,那日傅宇谦给连可卿削了一个苹果,非让她吃,她不想,不愿意,在傅宇谦的强行下苹果终于塞到连可卿的嘴里。

连可卿瞪眼看着他,一把将唇边苹果扔掉,指着傅宇谦道:“我不需要别的人同情和可怜,你走,你给我滚啊!”

傅宇谦看着连可卿,自从她住到这家医院后整个人性情大变,很多次他都想大声的将自暴自弃的她骂醒,可专家说过的话无时无刻水在傅宇谦耳边萦绕,要顺着她,无论对与错。

“好,我走,我走!”傅宇谦从椅子中站起,慢慢向着门口挪去。

看见连可卿将头垂了下去,他又轻声道:“我会给你安排护工的。”

自从那日连可卿跟傅宇谦闹过后,傅宇谦便再没有在医院出现过,每日照顾她的都是那名特级护工,连可卿的心情慢慢变得好了许多。

白天她会到医院下面的小花园转转,晚上吃过晚饭后会到临近的池塘边散步,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般恬静。

到点吃饭到点睡觉,连可卿不再梦到那些缠绕她多年的那些梦魇,她睡得特别香甜。

傅宇谦每晚总是在十二点后到医院,今日他来得较往日晚了些,护工瞧见慌忙从沙发中站起,低低叫了一声,“傅先生。”

他摆摆手示意她出去,待护工将门掩上,傅宇谦在这时走到连可卿的床前,拉着她的手,看着她睡觉,直到天微微亮起他才离去。

对于这些连可卿完全不知情,只是早上起床的时候偶尔看见放在沙发中的一本财经杂志,心里犯了疑,“何姐,这是你的吗?”

何姐低头看着想起昨晚傅宇谦来的时候便拿着这个,正要说话的时候,她突然又想起了之前傅宇谦的叮嘱,笑看着连可卿说:“嗯,这是我侄子的!昨晚我侄子来找过我,可能他拿掉了。”

正要将那本财经杂志拿在手里,连可卿却先一步拿走,淡淡道:“待在这病房里也是无聊,就先借给我看几天吧!”

“好好好。”何姐转身迅速走出了病房。

连可卿翻看了几页,心里突然想起傅宇谦,算算时间他已经有三日没到医院来了。轻叹了一口气,枕着财经杂志入眠。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