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传奇小郎中免费阅读-传奇小郎中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12 10:33

《传奇小郎中》免费阅读带给您!《传奇小郎中》讲述了林源张昕的故事,传奇小郎中节选:“江院长!”江海潮走进内科室,一路上的医生护士都急忙问好,不过江海潮却无暇理会,直接来到了内科值班室。走进值班室,江海潮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呵斥声,好几位医生躲在值班室门口偷听。

传奇小郎中
推荐指数:★★★★★
>>《传奇小郎中》在线阅读>>

《传奇小郎中》精选章节

“江院长!”

“江院长!”

江海潮走进内科室,一路上的医生护士都急忙问好,不过江海潮却无暇理会,直接来到了内科值班室。

走进值班室,江海潮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呵斥声,好几位医生躲在值班室门口偷听。

江中二院内科值班室内,主治医生王文辉正指着一位二十三四岁的青年医生呵斥,唾沫星四溅。

“林源,你给我干什么玩意?是谁给你开方的权利,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谁给你的胆子瞎折腾,这个实习你还想不想过了?”

“这个林源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个实习医生,竟然敢胡乱给患者开药......”门口偷听的几位医生都在看热闹,有人还时不时的指指点点。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自以为学了两天医,就不知好歹,以为自己是华佗在世。”

“狗屁的医,不知道从哪里看了两个土偏方,就敢拿出来用,这下好了,王医生发飙了。”

“王医生,我并没有给患者开什么房子,只是一杯姜糖水......”林源满脸无奈,轻声辩解道。

虽然他年轻,不过医院的门道却也知道,自然不会胡乱开方,只是看到患者痛苦,一时不忍,冲了一杯姜糖水罢了,没想到竟然也惹王医生较真。

“姜糖水.....”

王文辉冷哼:“你好歹也是学医的,不知道患者忌讳多,别说姜糖水,有些患者吃饭也要注意......”

林源无奈,这一点他岂能不知,虽说他只是实习医生,然而却也学医十年有余了,他爷爷就是有名的老中医,家中更是御医之后,只是如今中医不景气,他才报考了西医学院,眼下正好被分配来江中二院实习,说起某些常识,眼前的王医生不见得有他懂得多。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的实习报告将来还要王医生签字,真要得罪了这个王医生,他今年能不能毕业还是个问题。

“江院长!”看到突然出现的江海潮,几位偷听的医生都吓的胆战心惊,齐齐问好,不知道江院长为什么突然出现在科室。

要是平时,江海潮自然免不了呵斥一番,摆一摆副院长的架子,不过今天他却没什么心情,直接向靠近自己的一位年轻的女医生问道:“你们科室是不是有一位叫林源的实习医生?”

“王医生正在里面训斥林源呢。”女医生向值班室里面一指,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江院长,林源是不是又惹祸了?”

这位女实习医生名叫陈颖,和林源是同学,是一起来医院实习的,问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全是担忧,林源在科室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难道还在别的地方惹事了?

江海潮却没空搭理陈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下去给我好好写个检查,明天早上当着所有科室的医生护士面前作检讨。”王文辉指着林源,下了最后的结论。

“王医生好大的官威。”江海潮直接出声。

“江院长!”王文辉闻言抬头一看,一眼就看到江海潮,脸上急忙露出笑意,大步向江海潮走去:“江院长,您怎么来了?”

江海潮看也不看王文辉,而是直接大步向着站在原地的林源走去,人还没走到跟前,脸上就露出了笑意,脸上的笑意比起王文辉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

“小林医生吧,我是医院的副院长江海潮。”

刚刚伸出手的王文辉直接愣在了当场,身体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就像是一尊化石,画面直接定格。

门口偷窥的一群医生也眼睛圆睁,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个情况,江院长对这个林源怎么如此的客气?

“江院长您好,我就是林源。”林源也有些发懵,他并不认识这个江院长,虽说他在医院的资料栏中见过江院长的相片,可是倘若江海潮不开口,他真的一眼认不出来。

“呵呵,小林医生果然是一表人才,和你爷爷长得很像啊。”江海潮哈哈笑道,说着话已经拉住了林源的手:“我和你爷爷可是很早就认识了,算起来我也算是他的半个弟子,若是不介意,就叫我一声江叔叔。”

“尼玛!”

王文辉直接在心中怒骂一声,恨不得把林源扒皮抽筋,你和江院长有关系,有个牛叉的爷爷,你倒是早说啊。

想到刚才自己还在训斥林源,王文辉就是一阵冷汗,急忙转变口风:“江院长说的是,林源确实不错,年纪轻轻,懂轻重,知分寸,而且有眼色,我刚才还在表扬他呢。”

“表扬!”

门口的一群医生集体石化,刚才那是表扬?这王医生变脸的速度都快赶上川剧的职业演员了。

“您认识我爷爷?”林源看着江海潮,他怎么不记得,他爷爷虽然医术不错,不过名气并不大,老人家在年轻的时候受过迫害,之后有些心灰意冷,真要算起来,其实只能算是隐藏在民间的高手。

“认识,就是后来失去了联系,没想到他老人家竟然已经作古,真是可惜。”江海潮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才知道你在我们医院实习,要不早就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江海潮也有些无奈,他一个堂堂的副院长,竟然如此巴结一位年轻的实习医生,传出去也是笑话,只是正如他老同学徐明远所说,死马当作活马医,只希望这个林源真的有些本事。

其实见到林源的时候,江海潮已经有些打鼓,林源太年轻了,倘若不是张总已经前来准备转院,他是真的下不定决心。

反正患者都要走了,试一试总是没错,要不然患者走了,一切都是白搭,往后还是要看彭建辉的脸色,最主要的是他作为副院长,在张家的事情上虽然不用承担主要责任,却也绝对推脱不掉,谁让他这几天同样的热心,太热心了有时候并不见得是好事。

“爷爷走的很安详,江叔叔不用缅怀。”林源听江海潮说到自己的爷爷,也不由有些黯然,对江海潮的印象好了不少,不管怎么说,人家总是好意。

“改天有空,你陪我前去林老的墓前扫扫墓。”江海潮笑了笑,拉着林源道:“走,小林,我找你还有事,早就听说你把你爷爷的本事学全了,今天我正好见识见识。”

看着江海潮拉着林源走出值班室,王文辉这才松了口气,心中祈祷林源不要记仇,要是这小子在江院长耳边吹吹风,自己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呼吸科的单间病房内,彭建辉依旧在劝说张开江,然而张开江却无动于衷,一边吩咐自己的秘书办出院手续,一边帮着自己的女儿换衣服准备出院,他已经联系好了省医院的专家,那边已经在等着了,要不是自己的女儿就在江中二院附近上高中,他是怎么也不会让女儿来这儿看病的。

“张总!”

眼看着张开江一群人就要离开,江海潮领着林源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江院长,多的话不要说了,在医院折腾了这么久,我也给足你们面子了,我不能拿我女儿的身体开玩笑。”

相对于彭建辉,张开江确实不是很记恨江海潮,一把手承担的责任毕竟要多一些,其实从事实上讲,江中二院这一阵也不可谓不上心,只是办不了实事,上心又有什么用。

“张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最后耽误您一点时间,最后让小林医生给张小姐看一看。”江海潮让出了林源,很是客气的说道。

“江海潮,你开什么玩笑。”张开江还没开口,彭建辉就咋呼起来:“张小姐的病多少老专家都没看好,你带一位实习生前来,这是要闹什么笑话?”

林源还穿着医院的工作服,彭建辉自然认得出这位年轻医生就是医院的实习医生,这江海潮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怎么的。

张开江也有些皱眉,有眼角扫了一眼林源,挥了挥手道:“不用了,谢谢江院长的好意。”

这一路上,林源也已经明白了江海潮对他热情的原因,虽说江海潮有些势力眼,临时抱佛脚,不过他也不算太反感,毕竟他太年轻,江海潮能找他,也算是对他爷爷医术的信任。

而且这一路上,林源也想的很明白,江海潮对他客气,是有事相求,倘若这件事他办成了,一切自然好说,办不成,估计江海潮又会把他当成空气。

在平时,林源也不会顾忌江海潮对他的态度,可是如今他得罪了王文辉,他的实习报告在王文辉手中捏着,没有江海潮帮忙,他想要毕业,估计够呛。

想到这里,林源不得不开口:“张总最近睡眠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如果我没猜错,张总最近应该出过一趟远门。”

张开江一愣,目光再次转移到了林源身上:“小伙子,你是医生还是算命的,我出过远门不算什么秘密。”

“我自然是医生。”林源不卑不亢的道:“看张总的气色,最近应该失眠比较严重,从气色看,张总的身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那么失眠就不外乎起居方面,比如换了个床,出了个远门,搬了新居,从张总本身的情况看,出远门的几率最大,如果我没猜错,张总近半个月应该是出国了。”

张开江张了张嘴,脸上有着一丝错愕,这个年轻人竟然说的一丝不差,他半个月前确实出了一次国,回来后一直睡眠不佳,原本他还觉得自己是因为女儿的病情太过担忧,眼下看来竟然是另有隐情......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