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陈二狗修道记陈二狗小白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12 11:32

《陈二狗修道记》讲述了陈二狗小白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陈二狗修道记陈二狗小白全文免费阅读!陈二狗修道记小说节选:可晚上又发生奇怪的事,只要贴上,陈二狗一定从梦中惊醒一把撕下灵符。弄得陈有才折腾了一夜,也没贴上,灵符还被抓的稀巴烂,更是心疼不已,毕竟九零年的时候五十块钱相当于农村两三个月的花销。

陈二狗修道记
推荐指数:★★★★★
>>《陈二狗修道记》在线阅读>>

《陈二狗修道记》精选章节

可晚上又发生奇怪的事,只要贴上,陈二狗一定从梦中惊醒一把撕下灵符。

弄得陈有才折腾了一夜,也没贴上,灵符还被抓的稀巴烂,更是心疼不已,毕竟九零年的时候五十块钱相当于农村两三个月的花销。

后来干脆就放弃了,心想只要儿子不哭不闹就得了。

就这样陈二狗的病再也没治过,众人看到陈二狗也连连叹气,一个挺好看的孩子,长的饿白白净净,看起来也特别可爱,确应了赖头和尚的话疯疯癫癫的,成天跟着一条大白蟒玩,看起来更加不正常。

等陈二狗大了一些,说话利索几分后,陈二狗总是指着陈有才身后喊爷爷、奶奶。可陈二狗的爷爷、奶奶都死了五六年了,也没人教陈二狗喊爷爷、奶奶,这孩子竟然自己学会了。

陈有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就把自己爹妈的照片翻箱倒柜的弄了出来,问是不是。

呆萌傻的陈二狗看看照片,又看看陈有才身后,问道:“恩,怎么有两个爷爷、奶奶。”

此话一出,吓得陈有才浑身一哆嗦,因为他爹妈早死了,由此他推断儿子能看到家里一些死去的故人,便追问爷爷奶奶在干吗?

陈二狗却一脸坏笑着说:“爷爷、奶奶就在身后,爷爷还说让你少喝点酒,奶奶说别总偷着去打牌,多照看点家里的地。还有水缸下有个小盒子,那里有奶奶陪嫁时的嫁妆,如果缺钱了,就拿出来卖掉。”

陈有才最初不信,可当他真的在水缸下挖出来一个小铁盒,看到自己妈身前带过的一对银耳环,才相信陈二狗的话。

陈有才立刻想到民间谣传的阴阳眼。

阴阳眼故名思议,就是能看到阴间的东西,也能看到阳间的东西,一般只有世外高人,或者得道的法师,打开天眼才能看到,而自己的儿子天生就能看到。

只是陈有才没想到自己儿子的灵性竟然这么强,当初巫医说过,一般小孩开口说话之后就再也看不到阴秽之物,可为什么自己儿子还能看见呢?

陈二狗也不懂什么是阴阳眼,在他眼里,这个村里有很多怪人,他们喜欢跟在别人的身后,喜欢默默的照顾别人,最奇怪的是这些人说话,周围的人却听不到。

当陈二狗把这些事告诉陈有才后,

陈有才小心便试探性的问陈二狗:“二狗,现在爷爷、奶奶在干嘛?”

天真的陈二狗看着漂浮在空中的爷爷、奶奶笑道:“他们在吵架,说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儿子,种地都种不好。”

陈有才最恨别人说他不是,气的拿起扫把就要打陈二狗。

也就在此时,爷爷连忙喊道:“跟你爸说,如果他再打你,今晚老子就给他来一个鬼压床。”

陈二狗也是一个胆肥的孩子,眼看扫把落在眼前,连忙对父亲大喊:“爷爷说了,你在打我,今晚就鬼压床。”

陈有才的扫把立刻顿在空中,惊愕的看了看空空的屋子,心里叫苦不迭,也不知道这是儿子说的,还是自己爹说的,想想也有可能,因为晚辈都非常疼爱孙子,毕竟陈二狗是陈家一代单传的孙子。

空中的爷爷见自己儿子四处张望,飞到近前抬手抽了一巴掌。

陈有才就感觉空中一整阵风,脸上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并没什么。

可空中的夜夜不知道,还转身对看着自己的的可爱小孙子陈二狗说:“放心,有爷爷在,你爸不敢动你。”

陈二狗见爹一脸惊愕的表情,咯咯笑道:“爷爷打了你一巴掌,你没感觉吗?”

爷爷这才想起来,幽灵打人是打不疼的,除非是五年以上怨灵,才能有这样的法力,只能尴尬的看了看自己家的老婆子。

幽灵状的奶奶见爷爷出糗,瞪了一样老头子,到陈二狗身边,摸了摸孙子的头说道:“你爷爷老糊涂了,还是看我的,来,二狗,跟你爸说,奶奶也说了,你要是不听话,晚上就给你鬼剃头,让他以后没脸出家门。”

陈二狗听完依葫芦画瓢的说了。

陈有才一听脸顿时青了,鬼压床是什么滋味,农村人大多都知道,好像陷在梦里一般,想叫叫不出来,想喊喊不出声,想动也动不了,好像身上被千金重物压着感觉,特别难受,第二天一早醒了,肯定浑身没力气,比挨一顿打还痛苦。

至于鬼剃头,那就更邪乎,明明睡前头发一根没少,第二天却是秃了一小块。看起来特别难看,要是严重的,会出现好几块秃头的地方,看起来好像赖头病一样。而且几个月长不出来。

周围的人要是看见,肯定要嘲笑一番,追问犯了什么大错,竟然被鬼剃头。

面对自己神经兮兮的儿子,那天真可爱的笑容,陈有才知道,有些事是无法改变的,例如自己儿子是疯癫道人转世这个事实,看来也只能咬牙忍了这个坏小子。

但这是刚刚开始。

自此以后陈二狗在幽灵爷爷奶奶的庇护下变得洋洋得意起来。

显得和正常人显得更加格格不入,也不避讳,经常一边吃饭,一边和空气中的爷爷、奶奶聊天,看起来很不正常,好像对着空气说话一样,有时候坐在炕上笑的前仰后合。

陈有才并没把此事告诉媳妇。

刘翠花知道儿子有点有异于常人,最初以为自己孩子天生是个痴呆,这几天看态势越发的严重,更是愁眉不展。

陈二狗的姐姐也不知情,看到妈忧心忡忡的样子,安慰道:“妈,放心吧,家里还有我,我一定要为家里争光,考个大学,绝不会让外人瞧不起咱们,如果弟弟真是疯子,将来我挣钱了,我照顾他。”

刘翠花听到女儿这样说:“娘有你这句话就放心多了。”

陈二狗怕妈误会,不服气的高声喊道:“谁说我疯了,爹说我这是阴阳眼,爷爷奶娘还夸我灵性强呢。”

此话说完,全家看向了陈有才。

powered by bingxinwang.com © 2019 WwW.bingxi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