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豆瓣网QQ好友腾讯朋友复制网址
冰心的作品集

冰心文集第一卷忏悔全文 - 冰心

企俊静静的卧在一间病室里;楼外的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屋内的电灯已经亮了,不过被绿纱罩罩着,只有一圈的灯影。床边桌子上的一杯药水,还不住微微的晃动着。

他皱着眉看着屋顶,似乎要摆脱他心中的思虑。这时他看见承尘上有一个虫子,蠕蠕爬动,然而半天还不移了那个位置。他觉得脑子很累,目光又移到别处去,数数墙上的电线,看看绿纱上的花纹。一会儿欠起身来,看了看药杯,却又卧下。口里微喟道:“咳!是觉悟还是坠落?”

这时医生进来了,他便要坐起来。医生摇头不叫他动,一面坐在床沿,拿出表来放在膝上,替他诊过了脉。便笑着站起来说:“好得多了,这杯药先吃了,明天再看罢。”企俊答应了。医生又说:“你闷不闷?现在看报是无妨碍的了。”说着便从衣袋抽出一张摺着的报纸来,放在床上,自己点一点头走了。

企俊起来吃了药,重又躺下;慢慢的伸开报纸,随便看去。忽然看见了一段启事:新社接洽。

底下又有一段:新社启事:企俊君因得脑疾,现正静居疗养,所有各处约定的文字及讲演,均不得不暂行停止,同人等谨代为道歉。

企俊看完了,冷笑了两声,把报纸扔在一边,扶着头呆呆的坐着。

这时门开了,走进几个白帽蓝衫的青年来。企俊回头看见了,便慢慢的转过身来。他们都近前笑说:“你今天好一点了么?”企俊勉强笑着道:“好一些了,难为你们想着。”这时他们都围着床边坐下,随便谈起话来。

过了一会,有一个说:“企俊!昨天有一位邬有君写信到社里问你,说他要研究哲学。

用什么书好?我们代你复了,不过将我们所读过的那几本书名开了给他。还有一位,我忘了是谁,他请你着手翻译一种关于社会学的书。我们也回复了,说你现在病着……”企俊皱着眉点一点首,随着微笑说:“我竟是万能的了!”他们都笑道:“如今社会上谁不知道企俊先生是新文化运动的巨子,有好些……”这时忽然又有一个说:“我忘了告诉你,就是那天开会……”又有一个笑着近前来说:“那位……”这时企俊猛然抬起头来,看着他们,面色泛白,颤着说:“算了罢!谁配作新文化运动?谁又配称做新文化运动的巨子?一般是投机事业,欺人伎俩罢了。“德谟克拉西”

是什么?“新思潮”是什么?我不敢说你们,我自己实在还不明白,一知半解的写几篇文字发表出去,居然也博得一班人的喝彩,真是可笑可叹。老实告诉你们罢!所谓觉悟,就是坠落的别名,我如今真把我自己看得一文不值了。我立志从今日起,不做从前所谓新文化运动了。东抄西袭的谁不会写两篇,说两口。个人坠落不要紧,何苦替新文化运动添阻力。

——”

这时他们面面相觑,说不上话来,当中一个勉强笑着说:“企俊君!你累着了,先静一静脑子罢,这话是何从说起,你难道忘了从前——”

企俊立刻接着说:“请你们怜悯我罢!不要拉着我了,不必替我添枝添叶的编‘轶事’了,若是你们看我或者还有希望,就请你们赦免了我。”这时企俊说着泪如雨下,屋里一时寂静下来。

他哭了一会,抬起头来,他们不知何时都已经走了。

漫漫的长夜,和他心中的思潮,一齐缓缓的流过去。天色又渐渐的明了,他的心思似乎也随着光明起来。他凝坐半天,便俯下身去,拾起昨天那张的报纸,撕成碎片,摔在地下。

医生走进来,看见了满地的碎纸。呆了一呆。但也不说什么。只笑问:“你今早觉得什么样?”企俊微微的笑说:“今天么?今天好得多了。”医生说:“现在可以容你回校了,只是费脑子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好。我听得你很热心……”企俊忽然红了脸,正色说:“谢谢你!我现在不但肉体上的病好了,灵魂里的病也似乎好了,我现在——忏悔了。”

(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晨报》1920年10月7日。)

冰心作品大全,本文地址:https://www.bingxinwang.com/bingxindezuopin/54.html

冰心 冰心简介 冰心的作品 作品读后感

冰心网是一个专业提供冰心老奶奶的介绍冰心的作品冰心作品读后感等一系列关于所有冰心的作品网站等。

冰心网址:https://www.bingxinwang.com